首页 > 新闻 > 金融 >

2022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公布 唯品会领跑广州市民营企业

发布时间:2022-09-09 13:40:15来源:
“鸟足曲身顶尊神像拼对成功的那一瞬间,我第一时间的想法是:终于有跨坑拼对的文物出现了!”回忆起8号祭祀坑新发现的顶尊蛇身铜人像与1986年2号祭祀坑出土的青铜鸟脚人像残部在“分离”3000年后终于“合体”时的场景,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考古研究所所长冉宏林仍难掩激动之情。

两件器物断茬口吻合度非常高。 三星堆博物馆文保中心供图

作为国宝级青铜重器,这件形制精美的鸟足曲身顶尊神像一经公布,便引发广泛关注。记者在三星堆文物保护中心看到,“合体”而成的这件鸟足曲身顶尊神像,头顶尊、手撑罍、脚踏鸟,身体向后翻起,完成了一个高难度“动作”。这件器物静静躺在工作台上,虽然拼对的地方还未进行粘接,但肉眼可见,断茬口的吻合度非常高。

那么,这件器物“合体”背后有何故事?冉宏林接受中新网记者专访时回忆,去年年中,三星堆遗址8号祭祀坑西北角露出了一件铜器,由于形制前所未见,引发考古工作者的关注。随着器物上覆盖的象牙逐渐提取出坑后,这件神秘铜器的全貌逐渐露出。

“合体”后的三星堆鸟足曲身顶尊神像。 三星堆博物馆文保中心供图

“一个曲身的、戴着面具的青铜人像头顶一件觚形尊,其动作复杂像是在耍杂技。完全超出大家的想象。”冉宏林告诉记者,出土时,铜人像的下半身缺失,自然引发了考古工作者的思考:能否在其他坑内找到缺失的部分?“我们在新发现6个祭祀坑内寻找未果后,便将目光转向了1986年发掘的1号、2号祭祀坑出土文物中。没想到就和青铜鸟脚人像残部拼对成功了,非常激动,对我而言是十分难忘的记忆。”

“跨坑拼对器物的出现并非巧合,在3号至8号祭祀坑发掘前,通过对1号、2号祭祀坑出土器物的研究,我就有这个猜测。”冉宏林告诉记者,比如1号祭祀坑出土了金面罩,却并未发现能够与之扣合的青铜人头像,但在2号祭祀坑内却发现很多类似的器物,同时还发现了戴着金面罩的青铜人头像。在这种前期认识的基础上,考古工作者潜意识都认为存在器物跨坑拼对的可能性。

“合体”后的三星堆鸟足曲身顶尊神像静静躺在工作台上。 张浪 摄

在冉宏林看来,鸟足曲身顶尊神像在充分体现了古蜀人丰富想象力和天马行空创造力的同时,也展现出他们在铸造器物时,对结构稳定性的把握,令人钦佩。“尽管这尊神像造型奇特,但不论是人像本身的造型,还是人像头顶的觚形尊,双手所撑的罍等,它们整体中轴线基本吻合,器物本身就能形成相对稳定的状态,无需外力支撑。”

冉宏林表示,鸟足曲身顶尊神像的成功“合璧”,最重要的意义是为三星堆遗址祭祀坑考古研究、文物修复工作提供了新的思路。“三星堆祭祀坑的许多器物有可能是‘一家子’,待文物的清理保护工作结束后,我们将会继续尝试跨坑拼对工作,未来还有哪些器物能够成功‘合体’?我已经开始期待与它们相见。”(完)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